-深深深深深色蓝

一个心里住了神经病的疯子 //头像来自 @Pinky_Woo

#真遥##橘真琴1117生日快乐#【晴空】

题、


  

    你曾看过那样的景色吗。

  

    像是一整块的,厚重又缠绵的幕布,湛蓝的清澈的,一尘不染的…

  

    天空。

  

    像是倒过来的一整片海洋。




壹、


  

    “嗯嗯,我知道,会告诉他的。”

 

    “…现在,还不是时候…”

 

    “虽然大概是我想多了,但还是希望不要影响到他。”

 

    “好的,那么,再见。”

  

    收了线,转身就看见了那人。

  

    习惯性地勾起唇角,眉梢弯出温暖的弧度。

  

    “遥,回家吧。”

  

    黑发的男生不动声色地盯着他看了几秒,从他身边走过,拿起背包。

  

    “嗯。”


  


贰、


  

    金色的光线跳跃着从发梢划至肩头,风中裹旋着温暖湿润的气息。

  

    假装感受不到尴尬的气氛,却没办法无视两人之间不同寻常的沉默。他犹豫地看向那人,终于开口,

  

    “小遥…”

  

    “嗯?不要加小。”

  

    “明天…明天放课后…一起去俱乐部看看吧。”

  

    “嗯。”

  

    面前是一起走过无数次的归途,身后,少年的影子相互纠结,分离,牵扯,像是一场爱恨离别的默剧。




叁、


  

    推开门。

  

    教员室里静悄悄的,只剩下邻班的班导仍在批改练习,操场上男生们的呼喊声隐约传来。

  

    问过好,七濑遥如往常一样将练习簿放在老师桌上,正准备离开,目光却触及某个熟悉的名字。

  

    瞥一眼墙上的钟,那人大概还在教室。

  

    于是不受控制地,手伸向那张报告书。


  

    “啪嗒。”

  

    书本落地的声音。

  

    戴着眼镜的老师抬起头,看着邻班的学生神色慌张地跑出教员室,甚至顾不上拾起被自己带到地上的本子。

   

    叹口气,老师站起身,走过去拾起本子放回了桌上。



肆、


  

    靠在桌上,脑海里不断回放着的是昨天那人听见那通电话后的表情。

  

    似乎…没什么不对?

  

    可是这种莫名其妙的心慌是怎么回事?


  

    恍惚着扭头看向那人的座位,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

  

    怎么这么久?


  

    心底的不安像蛰伏许久的怪兽,终于在平静之下逐渐显露出尖角獠牙,张牙舞爪地扑来。

  

    “腾”地起身,也顾不上扶起被撞翻的椅子,他有些慌张地冲向教员室。


  

    正在批改作业的老师被突然的声响吓了一跳,茫然地看着茶色头发的男生面色略白地走向邻班老师的桌子,在看见什么后像之前那个学生一样冲出了教员室。

  

    老师摇摇头,现在的学生啊…




伍、



    在看见桌上的报告和一旁的本子的瞬间铺天盖地涌上来的无力感和绝望感直到现在仍未消失。

  

    寒意从心脏随着血液通过脉络血管蔓延至指尖。


    被看见了吗?

 


    快支撑不住。

  

    想起昨天的电话。

  

    是在说这个?

  
    不愿意告诉自己?

  

    为什么?


  

    男生仰着头看着粉橙色的天空和反射着金色的海面连成一线,有些茫然。

  

    为什么?

  

    突然间回想起了过往的很多事。

  

    像是一帧一帧播放着的画面。

  

   无论是在浴室里泡澡还是撒着暖光放学路上,无论是夜晚的海边还是挤满了观众的赛场内,每一张胶片上都有那个人的身影。

    

    一如既往的微笑着。


  

    大概直到这一秒,七濑遥才发觉,原来在不知不觉之中,那个少年,已经渗透进他生活中的每一个角落生命中的每一个时间间隔。

  

    所以,现在,终于要面对那两个字了么?




陆、


    在看见熟悉身影的瞬间,不知是松了口气还是提起了心,总之,突然就丧失了所有气力。

  

    男生犹豫着靠近,小心翼翼地开口,


    “小遥...”

    

    很明显地,那人身形一震。

  

    却没有转过身。


    终于发觉已经不能够再逃避,亦没办法像往常回答其他人一样用明显敷衍的理由带过。这个人,是自己想要与之在未来继续牵扯的存在。

  

    是这么长久以来,藏在心脏最隐秘角落的存在。


    “那份报告书...”


    “我知道了。”


    第一次被打断。


    终于转过身来,身后海面拉扯出明明隐隐的线条。那人的脸整个隐在了黑暗中,偶尔被经过的车灯打亮,片刻后又归于暗沉。

  

    然而那双眸子,却始终亮得出奇。


    男生有些茫然,没有办法理解这突如其来的“理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却依旧下意识地想要说清楚。

  

    “小遥,你听我说...”

  

    “不用了。”

  

    即使已经能够很轻易地猜测出那人的心理,此刻名叫橘真琴的少年的心里依旧翻腾起了不安的感觉,他下意识的想要找到不安的来源,却最终一无所获。


    “那张报告...之所以瞒着你,是因为想要知道小遥真正的想法。”沉默片刻,依旧犹豫着开了口,好像如果不解释清楚,就会有什么东西从此消失不见一样。

  

    那种对于失去的惶恐让他本能地开始解释。

  

    “如果直接问的话,小遥是不会说的吧。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不会说的吧。一直以来,难道不是抱着‘只要对大家都好’的想法么?”


    男生说着,嘴角勾起了熟悉的弧度,却好像突然间失掉了往日的温暖。

  

    “总是这样不顾及自己,让人很在意啊。”


    “就算是偶尔,也会希望遥能够任性一点。”

  

    “体贴什么的,顾及别人的感受什么的,自愿放弃什么的,就算是因为凛,我也还是会在意的啊。”

  

    语气中明明没有无奈,可是面前的男生却仿佛藏了满心的委屈和心疼。七濑遥有些惊讶。之前的事情,竟然一直在在意。

  

    “虽然...只要遥自己觉得好就好了,但是,小遥,是真的好吗?”


    明明只要你觉得正确,你觉得这样就好,即使在发现自己被排除在外时前所未有地感受到了难过和无奈,只要你觉得好,那么我也可以假装不在意,也可以假装是真的只有体谅没有嫉妒之类的负面情绪,可是...


    “小遥,是真的好吗?”


    想要知道你真正的需要,想要拼尽全力地为了你的【需要】去努力一次,试着寻找梦想交叠的截点,试着找到一起走向未来的方法。

   

    没有办法想象没有你存在的【未来】。

  

    所以,才会有那张申请去往东京的志愿书。


    如果可以,我希望,无论何时何地,你抬起头,依旧能够握住我的手。



柒、


    如果有一天,变成了【普通人】,如果有一天,没有了继续下去的理由,那么,接下来的路,要如何走下去呢?


    第一次,七濑开始认真地考虑这个问题。

  

    并不是没有想过,

  

    只是下意识的觉得,那个人总会在身边,就好像黑暗海面矗立着的永不熄灭的灯塔,只要有他,就有方向。

  

    所以,才会在发现即将要面对离别时感到那样的惶恐吧?


    迷失了方向的候鸟,要怎么归巢?



捌、


    “啊啊所以小真是决定了吗?”

  

    “嗯,也已经告诉他了。”

  

    “啊咧这样啊?上次小真说起的时候还以为只是在考虑呢,没想到这么快就决定了啊...”

  

    “嗯。”男生说着,唇角再次弯起弧度。


    “没关系的,总会再相遇的。”

    

    “一定。”

  

    这样对渚,同时对自己说。

  

    “和怜也一定要好好相处呐。”

  

    嘴角的弧度在看见朝着自己走来的某人时拉扯到最大限度,连话语里都染上了夏日暖阳的味道。


    黑色的发丝被偶然经过的微风撩起,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少年的眼睛里,好像藏着一整片海洋。

  

    

    未来,似乎近在眼前。

  

    

    像是一整块的,厚重又缠绵的幕布,湛蓝的清澈的,一尘不染的…

  

    天空。

  

    像是倒过来的一整片海洋。

  

    


    缠绵暖软。


    是从未见过的景色。

    

  

    是有这个人相伴的。

  

    

    晴空。



-END.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