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深深深色蓝

一个心里住了神经病的疯子 //头像来自 @Pinky_Woo

#真遥##真遥版深夜60分#【平行】

【平行】

壹、

    是依旧熟悉的景色。

    路过的铺子,路旁的花草,还有暖煦的夕阳。

    是和平常一样的下午。

    可是,又有一些不一样。

    七濑很仔细地想了想,最后确定,大概是早晨的青花鱼分量少了点。

    “真…”习惯性地转过头,却顿住。

     啊,差点忘了。不一样的还有,今天,真琴不在身边。


贰、

    “啊,那个,小真似乎是感冒了,有些发热所以请了假。”下午的社团活动时渚如是说。

    “真琴前辈还好么?”怜有些担心。

    感冒么…

    早晨伯母说的是需要留在家里照顾生病的莲呢。

    所以果然还是隐瞒了啊。

    忽然又想起昨天突降的大雨。

    该不会…


叁、

    “小遥!”

    惊讶的神情在预料之中。

    他坐下,看着那人有些红的脸颊。

    “所以说跟我说实话就好了吧。”

    “因为害怕小遥担心…不过大概不会吧。”说着那人又弯起了眉角。

    突然觉得一直以来习惯的笑容这么刺眼。

    “…昨天果然还是着凉了?”

    “不,应该是晚上…”因为他的动作而生生收了话尾。

    他扫一眼那人讶异的表情,收回手。

    “还是有些热…”小声地嘀咕罢,起身,顿了顿又小声叮嘱,“好好休息。”

    那人一愣。数秒之后眉眼又弯起了温柔的弧度。

    “嗯!”


肆、

    “小遥!”

    不出意料地在隔天便看见了熟悉的身影。

    “早安!”

    有着阳光温度的笑容。

    是习以为常的,与往常一样的早晨。

    还有,同样在真琴脚边蹭来蹭去的小白猫。

    昨日的异常似乎只是错觉。

    像一场不真实的梦。

    回过头却能感受到熟悉的目光。

    渐渐安定下来。


伍、

    “所以说让大家担心了真是不好意思。”就算不抬头也能轻易想像到那人说抱歉时的表情。

    “嘛,小真没事就好啦!”

    “真琴前辈请好好照顾自己!”

    那人略略抱歉地笑着。

    他走到池边。

    “小遥。”

    回过头却发现那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和渚他们分开,站在身后。

    往水里看一眼,“小遥下去吧,我在这里。”

    他看了看那人,回头扎进水里。


陆、

    每天的放学似乎是一样的光景。

    一样的擦肩而过的人,下班或者放学。

    一样的路过的飞鸟,欢快或者疲倦。

    一样的满地的阳光,昏黄或者灿烂。

    都一样。

    好像一切都回归了原有的轨道。

    身边的人迈着相同的步伐。向着同一个方向。

    “真琴。”
  
    “我在。”明明只要答应就好,却偏偏要说“我在。”

    “下次,不用再…”下面的话没有说下去。
   
    不用再干什么?不用再关心他?不用再为了给他撑伞自己淋湿一身?不用再事事关心他?

    多年累积的习惯让他明了,再怎么样,有些习惯,到底是改不了。

    那人却了然地笑了,“嗯,我知道了。”

    他偏头看那人一眼。

    也是这句话。

    听过无数次。

    可是结果都一样。


    可是啊,当两人迈着相同的步伐向着同一个方向走去,就像是要一起走向同一个终点,不像是两条平行线,却是相互交错纠缠着,朝着远方。

    心里渐渐安定。

    回过头有熟悉的温暖在身旁。

    转过头有熟悉的风景在前方。

    迈着相同的步调,看着那人的微笑。

   
    一切,都暖得刚刚好。


-End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