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深深深色蓝

一个心里住了神经病的疯子 //头像来自 @Pinky_Woo

花开一抹春 Chapter 4

鹤巫


如果说,小说的开头要奠定故事整体基调的话,那这里的关键句就是:沈研在补觉。

“艹艹艹艹艹!妈蛋妈蛋你他妈是卧底吧!”欧阳何欢抓狂地砸着键盘。

沈研动了动眼睛。

荀修好心提醒道:“今天周六。”
言下之意,小学生被放出来了。
过了一会儿……
“卧槽!卧槽!还真是小学生!不好好上补习班荒废学业吊起来打屁股!”

沈研翻了个身。

“哈哈哈哈哈哈老子终于五杀了!啊呀啊呀来了个妹子!”
……

五秒后,欧阳何欢和他的笔记本一起被踹出门外。
对此习以为常的二少毫不在意地揉了揉屁股夹着拖鞋抱着笔记本一路愉快小跑来到楼下107求收留求组队求同撸。

“等等啊,我先接个电话。”何欢掏出正在响的手机。
——屏幕上明亮亮地显示着“圣上”两个字。
“喂?”
“哪儿呢?”
“啊、我在当家教,就是之前那个高三的学生,我在给他辅导功课。”二少撒谎不眨眼。

“……”

“教授?”
“……”

“父皇?”
“……”

“万岁?”
“……”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对方没声儿了,但就是给他一百个胆子这厮也不敢挂连理电话。

“二少——你还撸!不!撸!了!”107的某大嗓门哥们儿等急了。

何欢连忙用手捂住手机祈祷圣上不要听见,却绝望地听到从手机里传出一声阴冷的“呵呵”。

“……”一身冷汗。

“家教?”尾音上扬。

“……”

“辅导?”威胁气息浓重。

“……”麻麻这个人好可怕QAQ!

“待会儿两点,1305教室,去看两节自习。”

连理难得没有继续对他进行精神虐待。此时二少略不安,这绝壁不是好兆头。

“哎?!我记得教授您不带班主任的啊。”而且看自习这种芝麻事儿怎么也不敢分到连大教授身上。

“我原本答应替李老师看的,但突然对学校那家咖啡店里的冰水有些想念。”

所以是去喝冰水不想看自习吗?弟子突然想念撸啊撸了可否也不去?

最后,连理道:“对了,请帮我转告刚刚喊你的那个姓林名信的同学——因为他早上翘了我的课,所以寡人现在甚是伤心。”

挂断电话后,二太子就“真正的勇士敢于翘掉早朝”向林信脱鞋致敬。

林信冲室友哀叫:“不是说没点名吗!”

107其他成员面面相觑,确实没点名啊。

二太子悲天悯人状摇头:“太傻太天真。据我所知,连教授的课,除了第一节之外就从来没有点过第二次名,且第一节就不来的绝壁挂科。”

“那他怎么知道我没去?”

“你以为教授在A大不可逾越的地位是怎么来的?过目不忘你造吗?”

“卧!槽!也就是说其实在我们不知道的情况下每节课都有点名?!”

“孺子可教。”

【孺子掐上何欢的脖子:“你不才是这文的主角吗!为什么这种金手指不开在你身上!而且草泥马这种事居然不早说!还能不能处了?以后你都自己找小学生撸吧!”

“主你妹啊!我在这文里有地位?作者都说了这屌文他妈根本不围绕主角写了你瞎啊!”】



某巫:呀,这章居然已经这么长了\(//∇//)\

评论

热度(3)

  1. -深深深深深色蓝鹤巫 转载了此文字
    鹤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