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深深深色蓝

一个心里住了神经病的疯子 //头像来自 @Pinky_Woo

花开一抹春 Chapter 2

要跪舔。要跪舔。

鹤巫



“啊?怎么了?”何欢被踹后惊醒,慌慌张张地问道。

沈研面无表情,抬手指了指何欢书上的诗文,道:“老师让你念。”

何欢手忙脚乱站起来拿起书就开始扯着嗓子念:“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

“欧阳何欢你又、发什么癫!”

数学老师怒吼着。

罪魁祸首面不改色,绷着冰山脸看都不看何欢一眼。

——欧阳何欢从高中悲催的梦中醒来后,就睁着眼发呆。


二十分钟后,何欢“卧槽卧槽”着从床上弹了起来。

“几点!”

“八点五十三,点PM。”木头道。

“Kill me God!”



八点五十九分,喘成驴的欧阳二少站在了教授门口。

连理看了欧阳驴一眼,啧啧道:“由内而外散发出的凌乱,吾儿你这是被人强要了?”

“我……我……我来……”

“别喘了,没来晚。成绩八十九分。”

“!”G点值三十分。

“求沈研帮你改的?”

“!!!”

“别瞪着狗眼干站着不说话,过来帮我把资料整理一下。”

见势不对,二少准备开溜: “啊!教授!都九点多了!我突然想起来……”

“成绩还没来得及录入教务系统……真麻烦啊……”

“……”

“你说你突然怎么了?有事儿的话就先回去吧,我一个人也能整理。”

您老表情敢不敢再贱一点?

“……我突然很想整理资料。”

…………………

“欢欢,别勉强。”

“QAQQQQ一点都不勉强。”

十点半,两人各自拿着车钥匙出门。
教授拉开私家车门。
二少跨上自行车座。
阶级差距明显得让人痛心。

“教授你回家?”
“不回。”
“……”
“……”

“我去夜店找乐子。”
“为什么我突然想知道「为人师表」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
“乖,蠢儿子,回去问你沈研哥哥。”
“好的爸爸,爸爸您路上小心。”


“对了,你先别走。”
连理从副驾驶座上把一盒包装精美的蛋糕递给何欢。

何欢满脸惊讶。
连理看着他。

何欢满脸惊讶。
连理看着他。

何欢满脸惊讶。
连理看着他。

……

何欢恍然大悟:“臣惶恐!”
“惶你个头,不是这句。”
“谢主隆恩!”

于是私家车满意地离去。


回到宿舍,氛围莫名压抑。至于压抑的源头——何欢果断看向沈研。
果然是冷气压中心,虽然对方就只是坐着而已。

不过二少不是一般人,他就是有能无视来自沈研的一切冷气压并用自己的脸皮化解类似尴尬的能力。

他把蛋糕往沈研面前一放就开始进行主题为“悲伤啊痛心啊十多年的情谊你个薄情寡义之人竟记不得鄙人生日”的控诉。

沈研安静地听他说完后,抬手捋袖子。某鄙被这个动作吓得往后跳了一步。

沈研无奈地看着瞬间和自己保持安全距离的何欢,问道:“论文过了?”
点头点头!
“所以……生日快乐。”
“!!!”

荀修和梁睦互看了一眼——原来这是沈研给的生日礼物。

“蛋糕自己买的?”
“……此乃皇恩浩荡。”
“被教授扣下了?”
“是啊,我整理资料得快吐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沈太子貌似突然心情大好。

他慢慢解开蛋糕盒上的彩带,在拿起盒盖的时候轻咳了一声。

格外默契的203成员收到暗号后齐心协力把欧阳何欢涂成了小白脸。

本着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在某些细节上毫不讲究四个人把蛋糕吃了个干净。

真相——

【何欢:“最梨塞布下了妖叶四了!”


==========

为什么沈太子捋袖子二欢就进入防御状态。


话说,二少当年跆拳道横扫八方。

何欢天天跟沈研在一起,关系好是肯定的。兄弟间开玩笑过火打架也是常见的。

想当初,欧阳何欢打架就没吃过亏。

可惜沈研学的是格斗术。

跆拳道是防身用。

格斗术,听名字就知道是找茬干仗用的。

哎,完全不能比。

所以每次打起来……对,是每次。因为某二不长记性不畏强敌敢于斗争。

——惨不忍睹。

嗯,不忍睹。


评论

热度(2)

  1. -深深深深深色蓝鹤巫 转载了此文字
    要跪舔。要跪舔。 鹤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