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深深深色蓝

一个心里住了神经病的疯子 //头像来自 @Pinky_Woo

花开一抹春 Chapter 1

吱吱好棒√

鹤巫


203寝室。

“这是赤裸裸的恶意!是精神上最残忍的虐待!是阶级不平等造成的惨剧!本少大江大浪都闯过居然阴沟里翻船!之前教授不是还说我是他亲儿子吗!就这么对待他亲儿子!就这么置儿子的奖学金于不顾!”

欧阳何欢捧着59分的论文在宿舍发表着字字血泪的演讲。

梁睦觉得应该关怀一下室友,这个老实的孩子无比诚恳地说:“二少,连我都过了,你修改一下肯定也能过的。”

“我知道就我一个人没过不用提醒了谢谢你啊!”欧阳二少吼道。

荀修也安慰道:“用心改一下,教授应该不会是故意难为你,会让你过的。”


“我觉得不会。”

这是从早上开始就一言不发,一直对着电脑噼里啪啦敲字的沈研今天说的第一句话。

何欢惊恐地看向沈研。

因为从很久之前开始,对于欧阳何欢来说,沈研的话从某种程度来看就是预言。

沈研起身倒了杯水,捏了捏眼睛,淡然分析道:“五十九分,不能更刻意了,明显你论文里的某些东西戳了父皇G点。而且以你改文的尿性来看,被下旨吞U盘谢罪的概率大于百分之七十。”

何欢被这精辟的分析震成了渣渣。

梁睦疑惑道:“理论上戳到G点不是应该高|潮吗?为什么才59分?”

沈研耐心地给203最童言无忌最有求知欲的木头解释道:“……因为早O了。”

特别明白见机行事的重要性的二少立马抱住沈研大腿:“皇兄,想当初你我曾共战中考力戮高考多年并肩征伐,多年兄弟情谊,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奖学金拿到后打算干什么?”沈研踢开快要把自己裤子扒拉下来的何欢,问。

“泡……啊不,孝敬兄长!”

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被何欢硬吞下去的那个字是“妹”。

……

何欢顶着那张帅成狗的白脸,可怜巴巴地望着沈研。

……

望着……沈研……

……

最后,沈研放下杯子,叹了口气:“把你论文给我吧,呆子。”

欧阳同学惊呆了。

同意了?居然同意了?真同意了?

曾经的回忆涌上心头,突然感受到莫名一股寒意。一定是错觉……

沈研坐下来,打开论文开始审阅。其间,某人就狗腿地立侍左右,端茶倒水捏肩捶背。

荀修笑着摇了摇头。

“我给你们带饭回来吧,不去食堂,校外餐厅,想吃什么?”

沈研:“栗子鸡拌饭。”

欧阳何欢:“栗子鸡拌饭。”

梁睦:“我……跟你一起去。”




沈研将论文看完后,鼠标上滑,选中了一段引用文字,delete,保存,关闭。

“就这样?”

“嗯。”

“刚刚删掉的那段是教授G点?完全找不到点在哪里啊!”

“稍微关注一下学术界的丑闻你就知道了。你引用的这段,就是几个月前被曝出强占学生研究成果的那个人。”

“……”

“五十九,亏不亏?”

“……没杀了我表明教授是爱我的?”




荀修和梁睦走在回来的路上,木头突然想到了什么,步伐慢了下了。

“嗯?怎么了?”

“……师兄,如果二少这次论文没过,一等奖学金应该是大少的对吧?”

“好像……是。”

“二少好像不知道……”

“嗯……”

“……”

“……”

“……大少人真好。”木头总结道。

“是啊……”

……

可是,以沈研的性格……

……不是会把囊中之物拱手让人的人啊。


===========


:关于对欧阳何欢的称呼

沈研:“……”

某巫:“请配合一下好吗?”

沈研:“……二货二傻二欢呆子欧阳二说完了快给我滚。”

某巫:“哦……”

欧阳何欢:“必须二少置顶啊!欧阳帅逼欧阳偶吧二太子什么的勉强也可以接受~”

荀修:“他好像喜欢被叫二少。”

梁睦:“二少。有次我喊他二师兄,他好像不太高兴。但不论教授喊他什么奇怪的东西他好像都能一秒接受。”

连教授:“本校教授称呼学生都是喊名字的。”

某巫:“ :) 教授又在一本正经地扯谎了呢。”


评论

热度(5)

  1. -深深深深深色蓝鹤巫 转载了此文字
    吱吱好棒√ 鹤巫